中行说为何心甘情愿的给匈奴当“汉奸”,出卖国家呢?

作者:威尼斯网站    发布时间:2020-03-14 15:05    浏览:134 次

[返回]

问题:作为中国最早的“汉奸”之一,中行说为何那样死心蹋地的出卖国家呢?

汉文帝后元六年冬,北方草原的统治者匈奴军臣单于出动六万铁骑,兵分两路,大举进犯汉之边境,三万攻入上郡,三万攻入云中,二地守军措手不及,伤亡惨重,数万边民被杀,无数子女财帛牛羊牲畜被一劫而空。

问:中行说为何心甘情愿的给匈奴当“汉奸”,出卖国家呢? 作为中国最早的“汉奸”,中行说为何那样死心塌地的出卖国家呢?

回答:

这不是最糟糕的,还有更糟糕的。

图片 1

汉文帝前元六年(公元前174年),曾经打得刘邦满地爪牙,横扫北亚,统一了整个大草原的匈奴史上最牛枭雄,冒顿单于病逝。敌国巨星陨落,此乃汉之大幸也,一时间,汉朝野兴奋,举国欢腾,汉文帝刘恒苦大仇深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一丝快意。

匈奴铁骑大举南下,一路烧杀,于是警讯大起,烽火从边地一直烧到了首都长安城附近的甘泉。一时间,甘泉与长安之间的大道上告急的快马不断,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谢邀答题。

冒顿死后,其子稽粥继任匈奴单于,号为“老上单于”。

军使向汉文帝刘恒报告,匈奴兵锋已逼近代郡句注山边缘,此地离长安不过七百里,以匈奴轻骑之神速,一日一夜便可兵临城下。

据史书记载,中行说是汉文帝时期被迫陪送公主到匈奴和亲的一个宫廷太监。

刘恒乃决定继续施行和亲政策,遣使送宗女远嫁匈奴,谋求帝国和平发展环境。

图片 2

当时国力衰退,无法与强悍的匈奴相抗衡。为了缓和与匈奴的关系,只好继续前朝的和亲政策,下令宗室女吉匈奴和亲。并让太监中行说与陪同侍臣一起前往。想到那荒无人烟的蛮夷之地,不知何时是归途。中行说百般不愿,临走时对汉文帝说:“我如果到了匈奴,就肯定会威胁汉朝。"然而汉文帝并没当回事,只当他说的思气话。但在皇帝的威逼下也只能带着满腔的愤恨随同前往。不曾想中行说到了匈奴立刻归降,还得到了老单于的宠信。

和亲乃关乎帝国安全之大计,刘恒不敢怠慢,他精心挑选了个最漂亮的翁主(汉时诸侯王之女称翁主,与皇帝之女称公主区别。因皇帝之女须由三公主婚,故称公主;而诸侯王之女其父可以主婚,故称翁主),又选了个最机灵的太监做翁主的仆从,然后开开心心的送他们去媾和匈奴

刘恒闻信大惊,赶紧调集兵力防御,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愤懑与苦涩,简直就要将他逼疯了。

中行说竭力劝说匈奴不要太看重汉朝丰厚的物质匮赠与美色,要增增匈奴的自身经济的发展增强囯力,还教匃奴人记数的方法。老单于采纳了中行说的很多建议,并给汉文帝回书,口气傲慢,对朝廷使臣也威逼利诱索要财物,并不断袭扰边关,使汉朝疲于应付。由此中行说成为汉朝历史上第一个汉奸。

但是刘恒错了,他错就错在挑的太监太机灵,以至机灵的投降卖国当汉奸了。

——卑鄙的匈奴人,无耻的中行说,朕迟早要扒了你们的皮,以泄心头只恨!

汉文帝不能知人善用。所以中行说把对皇帝的不满与愤怒,转化成勾结匈奴报复朝廷,以泄私恨逞一时之快,所以才心甘情愿当“汉奸。“给国家和人民选成了极大的危害。

这个太监,就是中行说。

汉文帝恨匈奴,但他更恨中行说,这个汉帝国最大的叛徒,可把他给坑苦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中行说早先接到这个伟大任务的时候,牢骚满腹,非常不乐意,因为他不想去寒冷荒凉的匈奴吃苦;但刘恒考虑到中行说原系燕人,临近朔方,多少了解一点匈奴习俗,对远嫁的翁主可以多点照应,故不予理会他的不满,仍然坚持派他去。

展开剩余87%

文/史事春秋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被放逐天涯而有苦难申、且从此一生都不能再归故土,于是中行说出离了愤怒:既然祖国不要我,那我也不要祖国了!因此他在临行前立下了一个可怕的誓言,发誓自己必将成为汉廷最大的祸患。

自汉初高祖白登惨败之后,匈奴仍不时小规模入犯汉边,杀掠百姓,无恶不作,汉朝限于国力窘迫,只得用和亲、开方关市等妥协之办法,用美女及财物、粮帛等贿赂匈奴,以换取帝国暂时的安全。这样做虽然憋屈,但在拳头不够硬的情况下,也未尝不是一个隐忍发奋、和平崛起的良策,然而很可惜,这一切都被一个叫中行说的太监给破坏了。

你知道中国历史上最早记载的汉奸是谁吗?他就是汉朝的中行说。

没有人把他的话当回事儿。因为没有人相信一个小人物也可以掀起大风浪。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就这个小人物的这句誓言,竟成为了汉民族最大的诅咒,如蛆跗骨,遗祸数世。

图片 3

中行说,本是汉文帝时期的一个太监,后来阴差阳错,竟然投靠了匈奴,给大汉朝制造了很多麻烦。

中行说跟随和亲车队抵达匈奴后,立即向匈奴投降,把他知道的汉朝机密一股脑和盘托出,成为一名大汉奸。老上单于对这个机灵无比、又能说会道的汉奸非常喜爱,把他放在身边担任参谋,凡有中国之事,必要向他请教。

图:电视剧《汉武大帝》里的中行说

▲ 中行说

图片 4

那是在16年前,也就是汉文帝前元六年,曾经打得刘邦满地爪牙,横扫北亚,统一了整个大草原的匈奴史上最牛枭雄,冒顿单于病逝。敌国巨星陨落,此乃汉之大幸也,一时间,汉朝野兴奋,举国欢腾,汉文帝刘恒苦大仇深的脸上,竟也露出了一丝快意。

一个太监,怎么投靠了匈奴呢?这中间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话说,在西汉初期,汉朝是干不过匈奴的。没办法,汉朝人只好想出了一个委曲求全的办法:与匈奴和亲。名义上,是把汉朝的公主嫁给匈奴的单于,同时送上不菲的嫁妆。但在实际操作时,是不会真的把皇帝的女儿嫁过去的,而是找一个宗室里的姑娘代替。

既然要嫁姑娘,而且匈奴又路途遥远,那么,就要选一个送亲的领头人。选谁呢?汉朝的规矩是,选一个太监。

▲ 网络配图

很不幸,中行说被选上了。

但中行说拒绝了。为何?因为他的母亲正处于重病之中。如果他出一趟远门,回来后可能就见不着母亲了。可中行说的拒绝没被当回事儿。

于是,在出发之前,中行说发下毒誓:我一定要报复汉朝。

正当送亲的队伍走到半道时,中行说就得到消息,他的母亲病逝了。这让中行说对于汉朝的最后一丝牵挂也被切断了。

▲ 网络配图

所以,到达匈奴后,他立即就投降了。

匈奴人向来厚待汉朝投降的官员。所以,中行说就在匈奴当了大官,匈奴的单于对他十分器重。

经过二十几年的和亲与文化输出政策,匈奴人早被中国的伟大文明同化的找不着北了,他们皆以吃中国美食为乐,穿中国丝绸为荣。特别是在名士贾谊的提议下,汉文帝采取了“五饵”之术来引诱、软化匈奴人,即用盛装华车引诱其眼,用珍馐美味引诱其口,用音乐美人引诱其耳,用奴婢豪宅引诱其腹,用礼遇降者来引诱其心。总之就是要用糖衣炮弹把匈奴给和平演变了!

冒顿死后,其子稽粥继任匈奴单于,号为“老上单于”。

投降匈奴后,中行说主要为匈奴做了三件事:

(1)帮助匈奴树立文化自信

一直以来,匈奴人对于汉朝的锦衣玉食、生活方式是十分向往的。但是,中行说告诉匈奴人,汉朝的那一套中看不中用,而且并不适合匈奴。匈奴人自己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匈奴人自己的生活方式就是最牛的。

▲ 影视剧照

总之,匈奴的文化,棒棒哒。

(2)破坏和亲政策,怂恿匈奴人进犯汉朝边境

中行说告诉匈奴单于,汉朝的和亲政策,只是个权宜之计,一旦他们强大了,就会翻脸不认人。

▲ 影视剧照

而且,送来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公主。至于那点财物,我们完全可以自己抢啊。

于是,在中行说的怂恿下,匈奴不断地侵犯汉朝的北部边境,烧杀抢掠,异常残暴。

(3)发明“生化武器”,毒杀汉朝将士,间接害死了霍去病

中行说是个善于观察生活的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腐烂的牛马尸体,会让水质变得有毒,人喝后就会患病。

▲ 霍去病

于是,他把这个发现用到了军事上。在与汉朝交战时,他让人把腐烂的牛马尸体埋在水源的上游,汉朝的将士饮用这种毒水后,纷纷病死。

后来,这个武器成了匈奴人的常规武器。汉武帝时的名将霍去病,就是因为喝了这种毒水,才患病去世的。

(参考资料:《史记》、《汉书》)


中行说一看这怎么行,赶紧跳出来说:“匈奴人众不能当汉之一郡,然所以强者,以我大匈奴之衣食、用度、风俗之特异也。今单于变俗,好汉物,则国人皆仰慕于汉,长此以往,汉只需以二成汉物收买,则匈奴人尽归于汉,成其属国矣。此皆汉人用心险恶,欲同化我族,单于不可不防。依小人之计,不如这样,今若得汉丝绸,则以之驰草棘中,衣裤必裂敝,可示不如毡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则皆弃之,以示不如奶酪之便美也。”

刘恒乃决定继续施行和亲政策,遣使送宗女远嫁匈奴,谋求帝国和平发展环境。

我是专注于历史研究的“史事春秋”,欢迎大家关注!

中行说也并非是甘心情愿,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即借助匈奴的势力,来完成自己扭曲的报复汉朝的心愿。而且,这是战国时期“士气”的回光返照。等到“独尊儒术”确立后,尤其是东汉时期大力提倡气节,“忠臣不事二主”才成为理所当然。

老上单于恍然大悟,原来汉朝人这么阴险,竟用汉之美物来腐化我匈奴人之心志,这可太糟糕了。于是他接受中行说的建议,在匈奴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去中国化运动”,从此只抢汉朝的子民与粮食,不再使用汉朝器物。

和亲乃关乎帝国安全之大计,刘恒不敢怠慢,他精心挑选了个最漂亮的翁主(汉时诸侯王之女称翁主,与皇帝之女称公主区别。因皇帝之女须由三公主婚,故称公主;而诸侯王之女其父可以主婚,故称翁主),又选了个最机灵的太监做翁主的仆从,然后开开心心的送他们去媾和匈奴。

中行说因何到了匈奴

无论是《史记》还是《汉书》,都没有为中行说单独立传,只是把他的事迹记载在《匈奴列传》中。至于中行说年轻时的事迹,我们很少得知,只知道他是燕地人。中行说闯入大众眼帘,还是他在被派去匈奴后。

孝文皇帝(汉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说傅公主。说不欲行,汉强使之。说曰:“必我行也,为汉患者。”

自刘邦“白登之围”后,大汉长期对匈奴保持了和亲的举动。汉文帝的时候,把宗室女作为公主,嫁给了新登基的单于。塞北苦寒之地,这娇滴滴的公主要是身边没有人照顾,很难生存下去。所以被选中的中行说,虽然万分不想去,但还是被大汉朝强制送去匈奴。

中行说虽然身体有残缺,但言语上却非常男人:“你们强制我去匈奴,到了那里我必将成为你们的心腹大患!”因为中行说是燕地人,靠近匈奴的地盘,所以对匈奴是比较了解的。再加上中行说本人的能力也比较强,所以很快获得了匈奴单于的信任。

中行说既至,因降单于,单于甚亲幸之。

原本只是作为“公主”陪嫁一员的中行说,到了匈奴之后,却立刻投靠匈奴,摇身一变成了匈奴的“智囊”。中行说受到重用后,分析了汉朝、匈奴的各自利弊,提出建议让匈奴单于壮大自己的实力。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便是撕毁和亲协议,抓紧入侵汉朝。

匈奴日益骄,岁入边,杀略人民畜产甚多,云中、辽东最甚,至代郡万人。

原本汉朝打不过匈奴,起码还能打打口水仗。只是深知汉朝情形的中行说投靠匈奴后,汉朝打嘴仗也占不到便宜了。

“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况且这个敌人还曾经是自己阵营中的一员。那么,中行说投靠匈奴的背后,除了有赌气、报复的成分外,更深刻的原因是什么呢?这还要从战国时期的“士”说起。

在人类没有步入全球化发展的时代里,一个民族、特别是一个文化弱后的民族,其独立性往往是决定其兴亡的重要因素。而民族的独立性必须要建立在顺应其地区自然特征的基础之上。看来,中行说虽然只是个死太监,但颇有见识,可称得上精通民族文化心理的大学者了。

但是刘恒错了,他错就错在挑的太监太机灵,以至机灵的投降叛国了。

战国“士气”的回光返照

随着春秋时期阶级制度的打破,平民有了择业的自由。许多沦为平民的贵族,则成为各国为了实现富强而争相招揽的人才。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

这些怀有政治长材和政治野心的士,往往能猎取到高官厚禄。而各国的国君或贵族,不管这些“游士”的品质如何,通常是不敢得罪的。害怕得罪他们而担上恶名,使得真正有才能的人不愿前来。再者也害怕得罪这些人之后,他们跑到敌国。如果他们一旦飞黄腾达,将会是后患无穷。

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人?国君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夫士贫贱,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耳,安往而不得贫贱哉!

正是在这种风气下,苏秦能佩戴六国相印,吴起能历仕鲁、魏、楚。而西汉距战国不远,还深受这种风气影响。汉高祖刘邦时的韩王信、燕王卢绾都是先后投入到了匈奴。匈奴对这些前来投靠的人,往往给予很优厚的待遇,使得这些人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慨,从而为匈奴出谋划策。

所以,中行说投靠匈奴自有其性格扭曲的原因,也和当时宽松的舆论条件密切相关。等到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气节、名节才成为理所当然,“忠臣不事二主”才是天经地义。而当时的中行说,而没有这种心理负担,所以投靠匈奴就没有那么大的思想包袱,但这也只是“士气”的回光返照罢了。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