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政体大变革“如箭在弦”

作者:威尼斯网站    发布时间:2019-11-23 06:33    浏览:116 次

[返回]

1948年独立后的斯里兰卡正是由于制度建设不足,在政治民主化中实行的多党选举诱发了民族问题。斯里兰卡的民族构成包括占74%以上的僧伽罗人和18%的泰米尔人在内的诸多民族,僧伽罗人主要信仰佛教,而泰米尔人则以信仰印度教为主,各民族长期呈现出内向封闭的状态,交往交流较少,民族分布在地域区分上体现明显。在英国对斯里兰卡分而治之的殖民政策下,僧泰两族精英长期相互对立,特别是在英国在当地实行普遍选举以后,僧泰两族分别以民族为单位建立了各自的主要政党,僧伽罗人主要支持统一国民党和斯里兰卡自由党,而泰米尔人则支持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等政党。两个民族的政党都属于排他性的单一民族政党,只把本民族作为选举基础而不需要通过族际合作吸引其他民族选民,民族的斗争与政党的斗争高度重合,而且民族的区别同时也是宗教区别,两族都以各自的宗教信仰为纽带,动员本民族的信徒追求以本民族为中心的政治目标。在多数制的选举制度下,凭借人口基数获胜的僧伽罗人的政党长期推动国家的僧伽罗化,对泰米尔人实行歧视政策,泰米尔人同时也高度警惕僧伽罗人的排斥性民族政策对本民族造成的危害,导致两族矛盾迅速激化升级。1976年,泰米尔人建立了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正式提出独立目标。到上世纪70年代后期,还出现了更为激进的泰米尔猛虎组织,直接发动恐怖袭击、发动内战,开启了长达30年的战争冲突,在给各族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之后,政府军剿灭猛虎组织,为斯里兰卡的内战拉下了帷幕。

一、极端分裂势力被剿灭后,民族矛盾依然存在

提醒您:广告投放联系电话:021-51093408本文由整合网络营中心新闻编辑部采编,文章均来自网络,如果涉及到版权,请联系Kefu@guanggao315.com,我们审核后,将及时删除!

政党选举方式是指少数民族作为政党代表赢得选举、获得政治参与的机会,根据政党与民族利益的结合程度的不同,完全的民族政党只推举本民族代表竞争选举,而整合性的少数民族政党或者适应性的多数民族政党则倾向于吸收少数民族代表加入本党来扩大自身在不同民族选民中的影响力,从而增加选票来源。此外也会有一些原本的排他性民族政党为了扩大选民基础,将维护其他民族的利益纳入政党目标,从而转型为更具开放性、包容性的政党。

拉贾帕克萨总统初始承诺联邦安排,而后却拒绝任何自治,只讲法律平等而否定事实上的平等,以绝对平等否定包容性平等和“区别对待”的做法,是在多方博弈中缺乏政治决断的表现,引起了泰米尔人的强烈不满,并受到了国际人权组织和相关国家的批评。由于未能推进民族和解,加上腐败丑闻,拉贾帕克萨在2015年的大选中落败,原卫生部长西里赛纳当选总统。

如果自由民主党的愿望得以实现,那么将是一场重要的政治改革,只是其结果如何将十分难测。必须承认,比例代表制引入的话,英国弱势群体的声音将能进一步放大,但与此同时,一些极端右翼势力的声音,也将同比例放大,包括了有种族主义倾向的英国民族党。在正常情况下,后者的煽动力将肯定较前者为大。至于这种改革是否为英国人所期望见到的,似乎还没有太多英国的媒体深入讨论过,尽管这一巨变正山雨欲来。

选举制度:影响和解决民族问题的重要因素[来源:中国民族报|发布日期:2017-12-24|浏览()人次|投稿|收藏]。

泰米尔人;斯里兰卡;内战;矛盾;僧伽罗人;猛虎组织;信仰;民族问题;宪法;和解

在英国的这种制度下,一个选区只有一席,因此能拿下席位的都往往是支持度最高的一、两个政党,像自由民主党这种通常只能拿到20%选票的小党往往无法赢得多数议席。到了议会,获得工党或保守党这些大党的选民关注的议题,往往成为辩论的焦点,而一些只有少数人关心的事情则难有被提及的可能。因此议会和政府有高效的运作,但在公平上就颇有不足。

英国这个老牌帝国在因遍布世界的殖民地而经历了辉煌历史之后,最终也迎来了殖民地纷纷独立的历史结局,甚至在上世纪的后半叶以来,连英国的本土都出现了威胁到统一的问题。英国内部并非均质的统一,而是包含有爱尔兰人、苏格兰人、威尔士人等族裔在内的多样化构成。苏格兰民族党这个最早可以追溯到1935年的民族政党,长期将苏格兰人的自治甚至独立作为政治目标。但在保守党和工党轮流上阵的英国政治舞台上,苏格兰民族党长期处于边缘的地位。在上世纪60年代产业转型的背景下,两大主要政党的政策失误激起了苏格兰人的不满,苏格兰民族党曾一度乘势崛起,广泛地宣传其“独立才能解决苏格兰经济社会问题”的理念并积极培育社会大众对苏格兰民族的认同意识,这无疑让英格兰主流社会认识到关注苏格兰人利益诉求的重要性,尤其是保守党站在英格兰本位的立场上提出的种种旨在巩固中央集权的政策在苏格兰不得人心,其选票不断流失,更是促使工党调整了自身在苏格兰的政策。因而,工党在执政后便试图通过对苏格兰进行政治分权来平息苏格兰的分离主义诉求,维护国家统一,在1997年通过全民公决的形式在苏格兰设立了苏格兰议会,允许苏格兰地区通过选举产生自己的议会。从此,在不威胁到国家主权的情况下,苏格兰人可以通过行使选举议会的权利来决定苏格兰当地包括经济、文化、教育、法律等诸多领域的事务。实施分权后苏格兰即使能够选举自己的自治议会,能够合法地通过公共教育、文化政策和社会福利培养苏格兰人的民族认同,却仍然走在分离主义的道路上,并于2014年根据《爱丁堡协议》达成的方案进行了独立公投。但值得英国庆幸的是,民族党的独立诉求并非完全代表苏格兰民众的意愿,民族政党的利益与普通民众的利益并未完全重合,最终以55%的反对票否决了这次独立公投。

西里赛纳总统上任后,开始践行大选承诺,泰米尔人争取自治权利又现曙光。然而,来自僧伽罗人的反对仍然非常强烈。由于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信仰不同的宗教,因此民族矛盾中还交织着宗教冲突。就在西里赛纳总统宣布要通过修宪来赋予泰米尔人更多自治权的前一天,斯里兰卡一名颇具影响力的高级僧人公开表示,神职人员反对这一计划,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问题”。但政府发言人回应表示,“国会不会撤回去年4月开始的新宪法草案程序,将继续进行全民投票。”“僧侣们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选民在2015年的两次选举(即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中的授权是修改宪法。”“我们不会因为佛教僧人要我们这样做而违背选民的意志。”

从实践上看,两种制度都有大国采用,并且运行多年,也均可以说是有利有弊,并无绝对的优劣之分。主要还是看它是否契合这个国家的实际情况。德国用“比例代表制”,与其纳粹时代屠杀犹太人的历史有关,要强调保护少数民族的权益。在英国,极右民族主义一直不是主流,因此英国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一直觉得没有必要搞比例代表制。

少数民族代表无论是通过选举制度中的预留席位还是凭借参加不同类型的政党获得政治参与的机会,都让他们作为代表,有机会在国家政治中争取本民族的利益。这有助于将他们的政治参与限定在现行政治框架之内,避免他们采取极端手段参与政治,甚至试图摆脱统一国家而追求独立。同时,少数民族代表在国家权力机关中能够向其他民族表达本民族的理念和诉求,在各民族的共同协商中形成共识,促使少数民族增加对于国家的认同,进而实现族际的一体化。

斯里兰卡试图扩大泰米尔人自治权促进民族和解□赵倩2017年 7月 5日,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郑重宣布,新宪法将赋予占总人口18%、普遍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以更广泛的自治权。斯里兰卡境内的僧伽罗人占总人口74%,普遍信仰佛教,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民族之间长期存在矛盾, 1972年至2009年的内战夺去了10万人的生命。一、极端分裂势力被剿灭后,民族矛盾依然存在斯里兰卡境内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两大民族之间的矛盾肇始于英国殖民者分而治之的政策。从斯里兰卡现政府的举措和总统本人最近的这次表态来看,政府对于实现泰米尔人的自治权表现出了较强的决心,但由于来自人口占多数的民族和宗教人士的反对依旧强烈,不排除再次出现反复的可能。

英国政体大变革“如箭在弦”分享:问题不止于无多数派议会出现后英国政府拯救经济的效率会否受到影响,而是在于英国的选举制度或许会因自由民主党的入阁而发生改变。

选举制度;民族问题;中国民族;苏格兰;宗教

2013年,拉贾帕克萨总统在曾被泰米尔分裂势力占领的一个东部城市发表独立日演讲时表示,“在统一的国家中,不应有任何种族和宗教差异”,“在这个国家根据种族而设立不同的行政机构是不切实际的”,“解决办法是共同生活这个国家生活的各个群体平等地享有各项权利”。他还在讲话中驳回了以泰米尔人为主的地方议会的权利诉求,并警告外国政府不要干涉该国的内部事务。

不但如此,如果排第三的自由民主党掌控执政地位时,它绝对有动机改革现时的选举制度,以图长久占据此有利位置。事实上,自民党一直认为要把德国的“比例代表制”引入英国,取代英国实行的单议席单票的“简单多数制”。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