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比较视野下研究现代多民族国家的建构与治理

作者:威尼斯网站    发布时间:2019-11-23 06:33    浏览:198 次

[返回]

历史报道,摘要:随着社会科学的发展和国家治理的需要,民族理论专业原有的知识体系和研究内容逐渐地得到拓展,呈现与其他社会学科交叉发展的良好势头。其中,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的融合发展较为突出。相比“民族政治学”的名称,“民族理论与政治”的概括,一是强调继承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主导,并容纳其他政治哲学中关于民族和族群的理论而形成的民族理论的研究范式和成果,二是强调国家在场,将民族政治的场域更多地设定在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的范畴,并凸显以民族国情、民族类型与国家结构、国家政体等结合而形成的族、国关系和道路模式对于民族政治的界定作用。民族理论与政治研究除了原有的研究方法,可结合政治哲学和比较政治学的方法、路径。文章选取民族概念、民族主义概念、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三个方面,对于民族理论与政治的研究做出示例探讨。

作者简介:马俊毅,中国社会科学院 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北京 100081 马俊毅,女,宁夏吴忠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编审,研究方向:民族理论。

中国政治学自上世纪80年代恢复重建以来,通过学习借鉴和自主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政治学直面我国改革发展实践中的重大问题,围绕国家治理展开多层次、多角度研究,不断推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为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贡献智慧和力量。围绕治理展开多层次研究在治理这一关键概念上,中国政治学界提出了自己的理解。按照我国政治学者对治理的理解,治理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治统治与政治管理的有机结合,治理的目的是确保国家安全和秩序稳定、提升发展效率、促进公平正义,因而更加强调治理的实际效果。

关键词: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科;多民族国家;政治学;比较研究;治理现代化

内容提要:随着社会科学的发展和国家治理的需要,民族理论专业原有的知识体系和研究内容逐渐地得到拓展,呈现与其他社会学科交叉发展的良好势头。其中,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的融合发展较为突出。相比“民族政治学”的名称,“民族理论与政治”的概括,一是强调继承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主导,并容纳其他政治哲学中关于民族和族群的理论而形成的民族理论的研究范式和成果;二是强调国家在场,将民族政治的场域更多地设定在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的范畴,并凸显以民族国情、民族类型与国家结构、国家政体等结合而形成的族、国关系和道路模式对于民族政治的界定作用。民族理论与政治研究除了原有的研究方法,可结合政治哲学和比较政治学的方法、路径。文章选取民族概念、民族主义概念、多民族国家建构与治理三个方面,对于民族理论与政治的研究做出示例探讨。

民主;创新;中国政治学;国家治理

历史报道 1

关 键 词:民族理论与政治学科/多民族国家/政治学/比较研究/治理现代化/Ethnic Theory and political discipline/multiethnic countries/politics/comparative study/governance modernization

中国政治学自上世纪80年代恢复重建以来,通过学习借鉴和自主研究,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逐步建立和发展起来。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政治学直面我国改革发展实践中的重大问题,围绕国家治理展开多层次、多角度研究,不断推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为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完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贡献智慧和力量。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多民族国家精神共同体建构及中华民族精神共同体研究”(项目编号:16BMZ001)的阶段性成果。

探索构建自己的理论体系

一、民族理论与政治研究的学科定位与内容

改革开放开启了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篇章。从上世纪80年代起,包括政治学在内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对现代化理论展开积极的研究探索。

在我国的民族院校,普遍开设有“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课程,是民族院校所有学生必学的公共课之一。其典型路径是:民族问题、民族关系、民族发展、民族文化、民族自治、民族主义等。在此基础上,是对我国已经制定出来的民族政策的阐释。

中国政治学开始搭建自己的理论框架,并尝试对改革开放后政治领域中的相关问题进行理论研究。研究对象主要包括民主政治、一国两制、政府职能、干部制度等等,政治学的作用和价值逐渐显现出来,并得到各方面认可。

对于一个多民族的大国,民族问题、民族政治制度、民族关系,以及民族团结的教育,都是深刻认识国情,构建和谐社会所必需的,我国的民族理论与政策的研究、教育在这些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包括从20世纪90年代国际上民族主义浪潮的兴起,以及国际国内移民现象的增多、现代政治发展中多民族国家少数群体权利意识的增强,以及后现代浪潮下人们认同结构趋于多元和复杂等原因,使得对于民族主义、民族理论、民族政治的研究面临应该向全社会推广的必然趋势。在国内,在社会交往增多,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使得人员、信息流动频繁,民族、族群、移民、宗教这些曾经是局限于“民宗部门”的议题,都已经成为全社会性的。以上种种,对于传统的民族理论的发展提出了至少两个要求,一是民族理论的学术话语应该能够有利于与其他社会学科和现代大众话语接轨交流。二是民族理论的研究必须进一步学术化、科学化,为不断发展的社会新形势下的民族问题、民族政治提供政策咨询和智力支持。

在学科重建之初,由于自身的知识积累和学术创造能力较为薄弱,大量西方理论成果被翻译、介绍到国内,这对于当时中国政治学的发展来说是必要的。但应看到,社会科学是特定国家或地区在一定历史阶段对特定领域经验的理论化总结,在本质上是一种地方性知识,如果用一种地方性知识指导另一个地方的发展,其结果往往会水土不服。因此,从上世纪90年代起,在引介西方政治学成果的同时,中国政治学界也开始反思、批判西方政治学的学术逻辑和话语体系,并基本达成了这样的共识:中国政治学需要建构自主性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

以《民族研究》期刊的理论学科作为观察对象,可以发现,近十年来,刊发了百余篇可以纳入“民族理论”的论文。这些论文所研究的问题、视角、方法、视野一直在不断扩展——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等学科深化发展着这个我们称之为“民族理论”的学科。其中,民族理论与政治学学科的联系是最为密切的。

在这一共识下,中国政治学研究者不断进行钻研、探索,在关键概念上逐步建构起自主话语体系。比如对于民主观念,学者们重新进行思考,认识到西方自由主义民主理论产生于特定历史时期,从根本上看是西方国家为了维护自己、否定对手建构起来的,这种具有否定性特征的政治理论只能适用于特定范围。民主运行的社会条件比民主本身更重要,考察民主不仅要看民主的形式,更要注重民主的实际运行效果。一个国家以什么样的思路来谋划和推进民主政治建设,应坚持从国情出发、从实际出发,还要把握长期形成的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着眼于解决现实问题。如果一味照搬他国的民主政治理论,不仅无法解决本国的问题,甚至可能把国家的前途命运葬送掉。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