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司制度与改土归流及今世启发

作者:威尼斯网站    发布时间:2019-11-23 06:33    浏览:67 次

[返回]

研究土司地区的社会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一个,肯定是积极的,土司制度对于维护中央集权及国家统一有着积极的作用,毕竟只有受到朝廷的认可和册封,才能成为真正的土司!

  另一方面,土官制度亦欠完善和改进。如云南行省任用一些蒙古人、色目人为土官,年久甚至许其世袭。另外,元朝对土官待之过宽,缺乏监督、处罚的规定与机制,也反映出土官制度仍欠完善。黄胜许的情形即为一例。黄胜许是广西左江地区的土官,内附后元朝授以上思州土知州之职。黄胜许“雄据一方,伪立名号”,联络安南以为外援,聚众二万劫掠上思州附近的92座山寨,声言将攻取邕州(今广西南宁)。元贞元年(1295),元将刘国杰率兵二万深入其境败之,黄胜许只身逃入安南,拒绝元朝招降,后与安南兴道王结亲。元贞二年(1296)、大德元年(1297)、至大三年(1310),黄胜许数次归降随后复叛,泰定元年(1324)再次投降。元廷许之,仍以黄胜许为怀远大将军,以其子志熟承袭上思州知州。④元代后期已出现土官权重众大,甚至割据一地的情形,但元朝并无有效的应对办法,至明代发展为严重的祸害。

以惩治违法的土司及“恶夷”、健全改土归流地区法治、为经济建设开路为目标,雍正朝在改土归流之前进行深入调研,制定可行的谋略与方案,提出对违法的土司及“恶夷”,区分良恶与违法情节轻重,以计擒为上、令自投献为上,先怀以德、继施以威的原则。在改土归流的过程中,朝廷又顺时应变调整策略,以较小的代价完成改土归流。改土归流遍及云贵、川西南、广西、湖广等地,改土归流区域包括土司的辖地以及未设土司但治安较差的边僻地区。在澜沧江以南的边疆地区清朝保留土司制度,以发挥土司治疆和守疆的作用。在完成改土归流的地区,官府吸收一些尚存威信的下级土司和头人,充当保甲制度下基层的保甲长,说明雍正朝的改土归流并非是彻底取消土司制度,而是对其进行必要改革。

当然了,改土归流肯定是最终的历史趋势!

  行省源自金朝的尚书省。金朝常遣重臣出镇诸路,或以宰相职权授予地方长官,称为“行省”。蒙古汗国沿用金制,地方有征伐之役,设行中书省代表中央统领之。元朝建立后立中书省总领全国政务,以后在各地设行中书省,逐渐演为常设的统治机构。除在京师周围地区设“腹里”直隶于中书省外,以元军分别占领和控制的若干军事镇戍区为基础,在全国设江浙、云南、湖广、陕西、四川、甘肃、江西、辽阳、岭北、征东等10个行省,相当一部分行省位于边疆地区。行省辖区广阔,大部分行省包有现今两三个省的辖地,并做到上下结合、浑然一体,尽量避免中央与地方脱节的现象。元朝在中央设宣政院,掌管全国佛教事务并统辖吐蕃地区。朝廷在吐蕃地区分设朵思麻宣慰司、朵甘思宣慰司、乌思藏纳里速古鲁孙宣慰司,宣慰司下设安抚司、招讨司、宣慰司与元帅府、万户府等机构,对吐蕃地区进行深入统治。元朝的行省制度和对吐蕃地区的行政管辖,为明清两朝沿袭。

土司制度;土司;边疆;中国民族;南方少数民族

当然了,土司也有替中央王朝镇守边疆,并提供兵役等义务,明朝历史上,少数民族土司就曾派兵参与过抵御清兵入侵的战役,并在战斗中有很好的表现!

  中国传统边疆治理制度的内容十分丰富。广义的边疆治理制度,大致包括政治制度、行政区划制度、行政管理制度、法律制度、经济制度等方面的内容。其中,政治制度又可划分为元首制度、中央决策体制及其运行机制、中央行政体制及其运行机制、地方行政体制及其运行机制、监察制度、军事制度、人事管理制度等具体部分。狭义的边疆治理制度主要指政治统治制度。本文简要叙述元明清三朝狭义的边疆治理制度。

中国的边疆是统一多民族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边疆地区始终深刻地参与到国家的建构当中;历朝历代政府都高度重视边疆的经营与治理,维护国家统一与边疆的发展。

蒙古人入主中原后,建立元朝,在少数民族地区,蒙古人采用土司制度进行统治,既“以夷制夷”,后来明朝的羁糜统治也是如此,而土司制度也在明朝达到全盛!

关键词:元明清;边疆治理制度;思想和治策

中国历代政府在边疆治理方面发展出了深刻的政治智慧和治理经验,这些都成为了现代中国可以借鉴的历史资源。梳理历史上的疆域治理过程,是对历史的回顾、对历史经验的总结、对边疆卓越贡献的再现,更有着启迪今天的意义。为此我们邀请历史学、人类学、民族学、政治学领域的学者,从不同角度、不同地域呈现我国历史上的疆域治理进程,以此推出《中华民族共同体视域下的疆域治理》专栏,敬请关注。

回答:

  元朝的行省制度大致有以下特点:②一是代表中央政府分驭各地,因此具有地方最高官府与朝廷派出机构的双重性质。二是在职能和权力行使方面,具有替中央收权,同时兼为地方分留部分权力的性质,在行政、军事、司法方面表现得最为明显。三是权力大而不专,凡钱粮、军事、屯种、漕运诸要事,行省无不领之,对防止代表中央分驭各地使命被削弱,以及行省向地方割据势力演化有积极的意义。四是行省制度既非中原王朝的传统制度,也并非蒙古汗国的旧制,而兼有蒙古法与汉地监察传统的因素。行省制度实现了中央与地方权力组合较合理的结构,即以中央集权为主,适当添人为地方分权。通过行省制度,朝廷掌握了控制军队、官吏任用等方面的权力,又把一部分权力分寄于行省,然后借行省集权于中央。由于实行这一制度,朝廷可直接掌控及指挥行省,在处理行政、军事、财政、司法等具体事务方面,行省又享有很大的权力。元朝在边疆地区广为设治,统治较为全面和深入,并积极发展经济和开发资源,均取得明显的成效。前代的不少羁縻之地,到元代“皆赋役之,比于内地”,这些都与行省制度具有简洁、高效及易于操作的特点有关。

土司制度、羁縻治策经历了初创、繁荣到衰落的变化,反映出中原王朝治边的思想、方略与措施演变的过程,我们可借此了解历朝的统治及历史地位,以及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巩固的过程。中原王朝的边疆制度出现重大改变,并明确区分统治边疆制度与应对邻邦的藩属国制度,以土司制度为肇始,开创了中央王朝分别治理或应对边疆与邻邦的时期。另一方面,实行土司制度有特定的条件,即施治地区的少数民族及其首领与土地、山林等资源紧密结合,三者的依附关系世代相传形成了特殊的社会结构。在不具备上述条件的地区,元明清统治者分别实行不同的统治制度,以清朝最为成功。因此,土司制度还是遵循因地制宜原则,以不同方式统治全国边疆地区的源头。较之前代的羁縻治策笼统施用于边陲,元明清通过土司制度等不同类型的边疆制度深入治理边疆,堪称是具有历史意义的进步。通过研究元明清时期治边制度形成演变的过程,还有助于我们了解北部草原、新疆绿洲、西藏高原等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的社会与文化传统,研究中央王朝的边疆治策与当地社情逐渐磨合的过程,相关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元清两个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对实行和改革土司制度作出了重要贡献。通过研究土司制度,也有助于我们深入认识元清两朝在治边方面的贡献,以及元清两朝治边具有的独特的思路与方略。

回答:

  摘要:包括政治制度在内的边疆治理制度,是历代王朝统治边疆地区的重要手段,也是国家法治在边疆地区的重要体现。元明清三朝的边疆治理制度,较此前历朝的边疆治理制度有所发展。另一方面,元明清三朝的边疆治理制度,彼此间也有较大的差异,反映出此三朝治理边疆地区的思想和实践,受到统治者的来源及时代环境等方面的影响。在元明清三朝之中,清朝的边疆治理制度最为成熟和完善,不仅取得良好的施治效果,而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二 对土司制度研究的思考

何谓土司?

  元朝实现较高水平的全国统一,并确定了边疆地区与邻邦较清楚地分开,朝廷以不同的治策应对的天下格局。①元朝治边有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是在全国推行行省制度,二是在全国边疆地区施行形式和内容有异的管理制度,尤其以在西南边疆实行的土官制度最具创意,成效也十分明显。

元朝统一云南地区后,推行蒙古草原流行的万户统治制度,但政局动荡不定。至元十一年,重臣赛典赤受命在云南建行省,乃置路府州县取代万户和千户,并仿照南宋治理广西之法任命少数民族首领为土官,迅速收到成效。数年后赛典赤去世,忽必烈诏云南省臣尽守其成规。任命少数民族首领为土官的政策在湖广行省等地推广,也取得良好效果,进而形成土官制度。土官制度的特点,是元朝将任用土官与设置统治机构相结合,土官任职的统治机构虽仍有羁縻性质,但纳入国家官吏的体系管理。一定级别的土官可统领土军,增强了朝廷维持地方治安和征伐的军事力量。元朝广泛任用边疆少数首领为土官,对土官信任的程度,任命土官数量之多及予权之重均十分突出。凡南方少数民族来降,朝廷视其势力大小,授予首领不同的官职。以后若反叛,平定后仍可官复原职。甚至有多次反叛、多次复职的记载。各级土官也不负期望,对元朝表现出极大的忠诚。

而另一方面,地方土司的坐大,也会影响到中央王朝的权力,如明朝时期播州杨氏土司的叛乱,清乾隆年间大小金川土司之乱!

  土官制度的突出特点,是元朝将任用土官与设置统治机构相结合,土官任职的统治机构虽仍有羁縻的性质,但纳入国家官吏系统管理。一定级别的土官可统领土军,增强了朝廷维持地方治安和征伐反侧的军事力量,因此增强了国家军队的实力。元朝广泛任用边疆蛮夷首领为各级土官,对土官信任的程度,任命土官数量之多及予权之重均远超前代。凡蛮夷来降,朝廷视其势力大小,授其首领以不同的官职。以后若反叛,平定后可官复原职。甚至有多次反叛、多次复职的记载。南方蛮夷也不负期望,对元朝表现出难得的忠诚。上述特点对土官制度获得成功,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土官制度与南部蛮夷社会的内在机理暗合。元朝通过委任蛮夷首领为国家官吏,授予其利用土地、山林等资源的合法性,同时官府掌握收回其资源占有合法性的权力,有效减少了因蛮夷首领独占资源或为资源争夺导致动乱的现象,大致实现了对蛮夷地区资源相对合理的分配,因此对稳定蛮夷社会起到积极的作用。当然,蒙元统治者对此尚不可能有本质方面的深刻认识,但因土官制度施行后颇见成效,乃被认可并在南方边疆地区普遍推行。

迄今我们对南方少数民族社会的了解仍较有限。凭借土司制度这把钥匙,可以打开南方民族社会史研究之门。实行土司制度后,土司地区的利益与资源分配的格局、社会的结构与社会关系、民族之间与民族内部的关系、少数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等都发生了改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政府组织过对少数民族社会的调查。由于调查主要是为民族识别服务,同时受时代影响,调查的重点是阶级关系、经济生活与民族类别,对社会生活的其他内容了解有限。以后历经多次政治运动,少数民族的传统社会及其文化遭受严重冲击,不少内容损失殆尽。近年学术界对南方少数民族社会及其文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衣食住行与习惯法等方面。研究结构的严重失衡,对我们全面了解少数民族数百年来的传统社会,深入发掘和整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显然是不利的。建议以土司制度为突破口,对南方少数民族的传统社会及其变迁做系统深入的研究。

土司制度是我国历代封建王朝在少数民族地区,通过分封地方首领世袭管职,以统治当地人民的一种特殊政治制度.
隋唐时期,封建中央王朝在边疆及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竭糜州郡,实行羁縻制度:即在各族首领所辖领域的基础上,飞设置州县,其大者为都督府,其首领为都昔、刺 史,皆世袭(《新唐书卷四十三》)","树其酋长,使自镇抚,以达其以夷治夷"的目的.
土司的疆城,五代时置二十州,包括沉、酉流域的南、北两江.宋初无变化,至淳 化以后,南江诸地各自向朝廷入贡,只北江(今永顺、保靖、龙山、古文、花垣等地步 保其原地.元代对西南各部族的大姓,因其请而以土司之职.明袭元制,凡结族来附 者,均以原官,并加以重用,土司便成为统治王朝倚重的疆吏,甚至同于藩国.明代土司与朝廷的关系甚为密切,土司制度更为完备.
土司与中央王朝的关系,在经济上表现为"纳贡"与"回赐".土司必须服从封建王朝的征调.土司在其辖区内具有无上权威,为名符其实的"土皇帝",自设总理、家政、舍巴、土知州、土中军等.自宋代开始,所辖最小行政单位为洞.
土司统治等级森严,用等级确定权力和地位,主仆之分十分严格.土地按等级分配,土司占有肥田沃土,舍巳头人可分平地.土民只能在山坡上开一块"份地".在住房上,土司《纺柱雕梁,砖瓦鳞砌",舍已头人"许竖梁柱,周以板壁",土民则"叉木架屋,编竹为墙",皆不准盖瓦,如有盖瓦者,即"治以潜越"之罪,俗云:"只准 家政骑马,不许百姓盖瓦."讨土司出巡时,仪卫颇盛,土民见之皆夹道拜伏,否则以 谴责诛杀勿论也.》土司自称化日本爵",土民称其为"爵爷"、"都爷",土司居住的衙署自称为化金挛宝殿",其宿舍称"婪宫",其妻要有"三宫六院",其墓葬地称 "紫金山",其花园称"御花园",其宗柯称"太庙".
残酷的刑法,是土司对土民实行野蛮残酷统治的重要手段.土司操有杀伐之权,其刑法有断首、宫刑、断指、割耳·挖眼、杖责等.土人有罪,小则知州长官治之,大则土司自理.
土司的残酷统治,给土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土民生活的困苦,连封建王朝也不得不承认.

  土官制度的主要内容,是朝廷任命土官为国家的正式官吏,虽可世袭,但不可随意废除。土官有正式的品秩,在待遇、权利与义务方面与内地官吏大致相同。同时设立军事统兵性质的宣慰司等机构,广泛任用土官为宣慰司及下属机构的官吏。允许组织由一定级别土官管辖的土军。在行省的部署之下,土官及所管辖的土军负责地方治安,并参加屯田等开发活动,必要时土军可由朝廷调用。

土官制度取得成功的原因,在于与南方少数民族社会的特点暗合。南方少数民族长期居于特定的自然环境,与居住地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存在紧密联系,诸族之间为资源占有和恩怨相报进行激烈争斗,内部矛盾十分突出。另一方面,数千年间外地移民不断迁入,与土著民族逐渐融合,使西南少数民族文化的类型类似内地,与中原王朝易建立起相互信任。元朝通过委任少数民族首领为国家官吏,授予其占有土地、山林等资源的合法性,使土官在与其他势力的争斗中处于有利地位。另一方面,朝廷掌握收回其资源占有合法性的权力,迫使土官奔走效忠,较好地体现了中原王朝“以夷治夷”的策略。土官制度实施后取得明显成效,元朝的统治也深入到此前鞭长莫及的地区。

相当于殖民地总督土官,流官就是汉族人去做的

  土官制度还是蛮夷管理制度分向发展的肇始。北部草原的游牧民族逐水草游牧,其生态环境和资源相对单一,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有明显的同一性。缘由于此,部落首领或官府掌握游牧人口,所具有的意义大于对土地资源的控制。北部草原通行的万户制度,即万户之下逐级设千夫长、百夫长,依据所辖人口多寡分级管理的制度,较合当地的情形。因此,在以游牧生活为主的边疆地区,元代及其后的时期仍通行万户制度,并在各地演变为不同特点的管理制度。

元明清时期,土司制度在南方少数民族地区普遍实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土司制度的研究广受学术界重视。近十余年来,一些学者将土司制度置于历朝治边、边疆与历史疆域的形成等新的视域,采用历史时段、整体史、比较研究等研究方法,探讨土司制度的内容及其特点,土司制度的形成、演变与终结的过程,土司制度与历朝治边的关系等问题,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些成果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与借鉴价值。

回答:

内容摘要:包括政治制度在内的边疆治理制度,是历代王朝统治边疆地区的重要手段,也是国家法治在边疆地区的重要体现。元明清三朝的边疆治理制度,较此前历朝的边疆治理制度有所发展。另一方面,元明清三朝的边疆治理制度,彼此间也有较大的差异,反映出此三朝治理边疆地区的思想和实践,受到统治者的来源及时代环境等方面的影响。在元明清三朝之中,清朝的边疆治理制度最为成熟和完善,不仅取得良好的施治效果,而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元代起土司制度延续了五六百年,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由于实行土司制度,中央王朝对土司地区的统治明显加强,甚至深入前代难以企及的偏僻之地。通过大量兴办学校和批准土司职位传承等途径,朝廷培养了土司及所辖民众对国家的忠诚,为土司地区成为国家有效管控的区域奠定了基础;也为全面开发土司地区创造条件,元明清时期成为土司地区发展最快的时期。

土司制度是中国古代统治者安慰招抚少数民族的一种手段,往往少数民族生活的地区,少数民族地区民风彪悍,文化 习俗等不一样,往往派汉官统治 会引起当地人的不满。 土司对部分地区内部有治理权和管理权,军事权。但是 土司制度往往存在一个缺陷,独立性很强, 明朝云南 比如木邦土司 往往时不时 从属古代东吁王朝和明朝,明朝末年被东吁王朝吞并。土司制度 往往是中央对边疆少数地区管辖有心无力而设置的一种制度,也是安抚少数民族地区的一种手段。

  元代以前,中原王朝的治边之策主要是“羁縻之治”。③因受时代条件的限制,“羁縻之治”尚处于有效管理的初期阶段,施行中的随意性与不规范执行较为明显,同时少见基于南北部差异与不同时期的特点而具有的改变。如汉朝的边郡、唐朝的羁縻府州,均普遍施用于各地边陲,并无因地制宜的改变和具体明确的规定,重防御、轻开发是两朝治边共有的特点,在制度建设与监督保障等方面,也缺少应有的重视。蒙元面临新的天下格局,统治者也较少有“内华夏外夷狄”、“守在四夷”一类的观念,行事崇尚简便易行。在元朝建立前20余年,蒙古军长途奔袭平定大理国,并在其地实行北部草原通行的万户制度,但云南地区动荡不止。富有统治经验的大臣赛典赤受命至云南建立行省。他进行调查后决定废止万户制度,试行任命当地蛮夷为朝廷官吏的制度。实行后因收效显著,乃在南部边疆地区普遍推行。

少数民族地区发展学校教育十分重要。元代以前,南方少数民族地区虽有一些儒学教育,但大都是地方官吏或贬居其地的士人兴办,朝廷在少数民族地区兴办教育并未成为正式制度。元明清三朝在土司地区积极兴办儒学教育。元明两朝兴办教育主要是为了培养土官土司的接班人,清朝则有提高少数民族的文化水平、培养其国家意识与爱国观念的考量。清代土司地区的儒学教育,官学经费由财政开支,社会力量可以兴办私学,学校有府学、县学、书院、义学、私塾等多种。对少数民族考生,政府在名额、录取、待遇等方面有所照顾。清末废除科举,官府在各地设新学堂,一些地方新学与私塾并存。元明清三朝在土司地区积极兴办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土司地区各民族较早接受了内地文化,增强了国家意识与爱国观念。辛亥革命发生后,一些土司子弟积极相应。抗战爆发后,云南边疆的一些土司积极组织抗日队伍,均与长期接受政府倡导的教育有关。

问题:土司

  一、元朝的边疆治理制度

有助于了解中原王朝尤其是元明清王朝的统治逻辑

回答:

作者简介:

清顺治十七年,吴三桂率军平定云贵两省,至康熙二十年三藩之乱被平定,吴三桂专制云贵地区21年。吴三桂发动叛乱前后,肆意封赏土司结以为援,违法的土司气焰万丈。三藩之乱平定后,土司严重违法的问题一时难以解决。雍正帝继位,面对南方少数民族地区百业凋零、土司与“恶夷”横行的局面。另一方面,朝廷也面临内地人口膨胀、大量人口向边疆等地分流的巨大压力。开发边疆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是实现社会安定、缓解内地人口膨胀的有效途径,而南方土司与“恶夷”违法等严重的问题,成为制约少数民族聚集区发展的瓶颈。雍正帝发现鄂尔泰这一理想人才,决心进行大规模的改土归流,彻底解决违法土司及“恶夷”危害社会,并与朝廷争夺土地、矿藏等资源,阻挠外来人口进入的痼疾。

喜欢的朋友请点赞评论哦,期待您的关注与支持,十分感谢!

  关键词:元明清;边疆治理制度;思想和治策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