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消费升级的同时,这些事更要注意

作者:威尼斯网站    发布时间:2020-04-09 06:30    浏览:137 次

[返回]

图片 1图片 2

近期,消费降级的话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有舆论认为,二锅头、方便面等低价消费品销量增长迅速、企业业绩提升是因为消费降级,大家没有钱去购买更好的商品,这些品类的销售额才得以提升。

稳中有变的经济形势下,如何提升市场信心?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19日在“国是论坛——2018三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会”上表示:目前消费出现分化态势。一方面,消费支出增幅加快,消费升级确实存在,与此同时,也需警惕消费降级的可能趋势。

无论从整体经济的基本面,还是从经济的韧性上而言,目前中国经济在稳中有变的背景下,

图片 3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韩海丹 摄

变中取稳、稳中向缓。而与之相对的是,市场上的预期和信心,却明显太过悲观

变化点

文/万喆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1%,涨幅比上半年扩大0.1个百分点。整体来看,消费增幅加快,消费升级的趋势较为明显。

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对近期一系列经济政策进行了定调。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

消费升级和降级并非不可能同时存在,可能体现的是收入分配等因素产生的影响等。因此,关注消费升级的同时,也应警惕消费降级的可能发生。

刚刚过去的一段时间很不平静。当前的经济形势是长期和短期、内部和外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国经济正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外部环境也发生深刻变化,一些政策效应有待进一步释放。

二是企业分化。企业不同规模、不同所有的分化较大,虽然有规模经济等原因,但也存在竞争不完全中性的因素导致的结果。

图片 4图为江苏盐城一家企业内的生产景象。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万喆表示,无论从企业利润,还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来看,都会发现事实上企业的分化变强了。这与强监管背景下一些中小企业、落后产能被淘汰有关。

市场信心和经济基本面有所背离

三是收入分配分化。不仅表现在个人贫富收入,也表现在政企、行政与市场等怎么分配的问题上。

经济数据秋季报出来可见,虽然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下降至6.5%,被一些人“惊呼”“十年最低”云云,但其实无论横向与全球经济体、尤其是特大经济体相比,抑或纵向与近年来我国的GDP增速相比,都显得仍然坚实。经济虽然放缓,但并不失速,符合“由高速向中高速”转换的特征。

四是市场信心分化,出现了信心乱,与基本面相背离的状况,甚至影响了市场正常波动。

尤其是今年正式启用的城镇调查失业率,显现出较好韧性,4.9%这一数字同比及环比均下降0.1%。在经济增速稳中趋缓的形势下,就业能够有此成绩,当是因为经济结构优化造成的。可以见到,从产业构成看,第三产业比重不断提高。前三季度,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贡献率分别为3.7%、35.5%和60.8%。而服务业吸收就业的能力是高于农业和工业的。

万喆表示,整体来看,中国经济的韧性是比较好的,但是如果看市场信心,则还是五花八门,充满各种各样的忧虑,甚至充满困惑。

此外,居民消费中,前三季度服务性消费比重为50.2%,比上年同期提高0.5个百分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中,消费升级类商品保持较快增长。消费升级切实存在,比如服务需求升级带来了服务的细化,仅快递行业就在不断扩大、且分化出各种专业性快递分支。因此,经济增速虽然下降,但就业岗位保持稳定,符合“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方式的转变。

在国际上,贸易上的摩擦,投资上的摩擦,美国的投资审查法案修改等,都让中国企业面临更为严苛的态度。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外部压力与不确定性让企业困惑。而观望内部,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同样引发焦虑。

可以说,无论从整体经济的基本面,还是从经济的韧性而言,目前中国经济在稳中有变的背景下,变中取稳、稳中向缓。而与之相对的是,市场上的预期和信心,却明显太过悲观。

着力点

诚然,突然爆发的全球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和中美贸易摩擦,让整个世界都陷入极大的不确定性恐慌中,而国内正在新旧周期转换的“阵痛期”,互相加成,可能是市场信心与市场基本面不符的主要原因。

这些分化可能会是未来影响经济发展的“变数”,同时,它们体现的也是深层次的结构问题,那么如何将变革引向更加利好的方向?

经济韧性仍强,但要警惕分化

一是系统性促进消费,加强收入保障让人有能力消费,加强安全标准让人有意愿消费,加强市场开放让人有机会消费。

提振市场信心,就需要消除忧虑;消除忧虑,首先需要了解其背后逻辑。此间特别要注意的是,一方面经济韧性仍然较强,但另一方面应警惕分化加大。

提升消费能力的重点在于收入。促进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也就提升了消费能力。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035元,同比名义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增速与上半年持平,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城乡居民收入倍差也在缩小。

一是消费分化。消费支出增幅加快,消费升级确实存在,与此同时,也需要警惕消费降级的可能趋势。近期,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的话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其实,消费升级和降级并非不可能同时存在。关注消费升级、优化供给的同时,也应警惕消费降级的可能发生,在社会保障等方面继续发力。

产品的安全、服务标准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制度也应更加完善、成熟。当消费不存在后顾之忧,消费意愿也就随之增强。

二是企业分化。不同规模、不同性质的企业分化较大。无论从企业利润,还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等来看,都会发现企业的分化变强了。虽然有规模经济等原因,也与强监管背景下一些中小企业、落后产能被淘汰有关,但也必须警惕,其中存在的竞争不完全中性的问题。

有了能力和意愿,消费者手里拿着钱想买东西,他有多少选择?这些选择就是他消费的机会。万喆表示:“接下来我们将进一步开发市场、拥抱市场,使得居民有更多的机会来进行消费选择。”包括对内和对外。

三是收入分配分化。这不仅表现在个人收入,也表现在政企、行政与市场等怎么分配的问题上。减税政策是否能够出台?政府究竟怎么看待与市场、企业的关系?这些都是市场极尽关心的问题。可以说,市场对财税改革有着热切的期盼,却一直难以满意。税收的分配要做到“调节市场——提高公共服务公共管理能力——促进市场经济”的良性循环,而非相互争利。

二是建设促进竞争中性的市场,让所有企业在监管中性、信贷中性、税收中立、债务中立等条件下充分竞争,无后顾之忧的释放活力。

四是市场信心分化。目前,出现市场信心与经济基本面相背离的状况,甚至引起了市场的波动。事实上,许多人并非对中国经济“没有信心”,而是处于一种“信心混乱”的状态,这诱发了一种漫无边际的不满情绪。很多所谓“看衰中国经济”的论调,主要也是因为“信心混乱”引起的。

万喆认为,在国内市场应更多地支持民营企业,创造更多机会,让企业更加公平地参与竞争。从底层设计和细节上都需要给民营企业一个较好的营商环境。

市场信心对政策的需求

三是积极调整财税政策,减税不但是量上的减免,也是对政府与市场关系思路的正位,也是顺应时代进步对再分配问题认识的进步,只有这样,才能促进经济发展。

之一 —— 连贯性

效率相对较低是过去税收工作面临的一大问题。而在改革背景下,如今中国的税收效率已经非常接近美国。如社保费改税,过去地方执行时五花八门,实际上制度执行成本比较高。而现在借助科技手段和信用体系的建立,效率已经有很大提升。

市场的忧虑何来?必须看到,除了内外部宏观因素的原因,还有很多具体的微观因素,比如有些改革政策在执行中不够系统、不够细致,打乱了市场预期和信心。因此,要提振市场信心,需要在政策连贯性、一致性、公开性上下功夫。

“比如社保的费改税,统一了收税费的部门、口径等,就应该把过去因为补偿性而过于高的费税率减下来。”万喆表示。

首先是连贯性。从这次金融市场的调整来看,当前市场的很多问题都是政策缺乏连贯性触发的。就拿最近备受关注的股权质押爆仓来说,截至 10 月17日,两市存在股权质押未解押的占全部 A 股的 68.2%。问题成因可能要回溯到约三年前——2015年是股权质押规模增量最多的年份,其质押市值49302亿元,同比增长91%。2015年的“股灾”就起于政策逆势强势推升,而后又强势去杠杆。这一次的问题也和政策的反复有较大关系。

最后,要与市场充分沟通,有诚意也要有方法,政策不能过猛更不能转向过猛,政策指向的明确性要靠细则、程序和法律保障来完成,让市场预期有稳定感。

实际上,在这十年里,所有公司都经过了几番放水、缩紧、再放水的过程,这也是加杠杆、减杠杆交替的历程,房价就是明证。近五年来,这个趋势变得更为明显。应该说,当前这一轮加强监管的方向是正确的,去杠杆的初衷也是好的,但是市场不是一天炼成的,市场中的扭曲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去掉。

万喆认为,在内外本身压力较大的背景中,企业容易对目前的情况发生许多疑问,尽管这些疑问不一定都是我们自身造成的。这种情况下应该给大家比较明确的指引,树立对市场的信心,最主要是要稳,但“稳”应该体现在动态平衡中,应该更注重政策的一致性、连续性、公开性。

搜索